郭萍把熟鸡蛋返生,还孵出了小鸡?中科院回应:呵呵

郑州市春霖职业培训学校,河南省的“霍格沃兹”(www.szkingauto.net)。

最近,他们因为一篇惊世骇俗的《熟鸡蛋变成生鸡蛋(鸡蛋返生)——孵化雏鸡的实验报告》,而被顶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说实话,在看到了这个内容后,我整个人都是“麻”的。

毕竟在我受过的教育中,生鸡蛋被煮熟,是个不可逆的过程。

而他们,只需要用20分钟的时间,通过取蛋、煮蛋、装蛋、返生、孵化这么五个步骤,便可轻松打破学术天花板。

作为一枚“工科狗”,一时间我都有点怀疑自己的学业水平。

甚至在某一个瞬间里,还感觉全世界都欠这所职业培训学校一个诺贝尔奖。

难道“煮熟的鸭子飞了”这句话,在他们那也只是个常规的“实验过程”?

“求知欲”极强的我,赶紧翻出来那篇论文,希望能补上这一课,免得今后被同学们嘲笑。

结果这一看才发现,闹了半天,又是“超心理意识能量”整出来的幺蛾子。

我之所以用了“又”这个字眼,倒不是因为在之前听说过“超心理意识能量”这个名词,而是同类词汇,在早教和培训学校里曾经一度泛滥成灾。

比如说什么“心商”、“影商”、“超能心像力”、“全脑开发”、“超感知心像能力”…

说得是挺邪乎的,但是这些词,你换多少种输入法也打不出来,查多少本辞典也找不到。

然而,有些人是真敢说,有些人是真敢信。

在这样的“理论基础”下,像什么量子速度记忆法、意念转物的培训,一度是层出不穷。

但是学完了这些有什么用呢?

按照他们的说法,孩子在学习了他们的课程后,可以蒙着眼骑车、蒙着眼做饭、蒙着眼打游戏。

总之,眼睛是个好东西,但不要也罢。

我也不知道他们这是在开发脑潜力呢,还是在训练“盲僧”呢。

说到这,大伙可能会觉得奇怪,这么扯犊子…哦不,这么“先进”的理念,被人接受并付费的核心逻辑到底是什么。

其实这并不复杂,总结起来的话就是一句话:遇事不决,量子力学;解释不通,穿越时空。

从原理的复杂程度上就拒人于千里之外,所以说,别问,问就是量子。

现实版的“只要他们自己不尴尬,那尴尬的就是别人”。

通常情况下,这类骗术一般都是以低成本、小范围的作坊式来进行运营,并且在教育水平相对偏低的区域开展“培训”。

毕竟但凡上过学的人,也不至于上这种恶当。

但是这个春霖职业培训学校,不仅在宣传上不遮不掩,还不遗余力地把他们的魔幻论文,两次发表到了杂志上。

在杂志上发表论文,档次的确是上去了。不过这样的操作,劲儿使得也太大了,宣传面过于广泛了。

所以当“论文”被揪出来之后,央视网、新华网等权威媒体立马就是一顿批。

而代表了国内学术顶峰的中科院,更是转发了相关的报道,并且意味深长地“配”上了一个字:呵。

不知道交了钱的那些家长,此时此刻作何感想。

说实话,我刚开始是真的不明白,为什么这样的培训学校能招得到学生。

难道光是拿意念和量子这种谁也琢磨不明白的概念,就能说服家长心甘情愿地掏腰包了?

这其实和宣传内容关系不大,因为宣传内容无论多么荒诞,它终归只是一纸说辞。

而促成了交易的核心问题,在于一个真想打,一个真愿挨,毕竟教育焦虑本身就是个巨大的市场。

所以与其说它是在说服你,不如说是用杜撰出来的结果,去放大家长的教育焦虑,最终让你忽略宣传的过程,直接想去“赌”一把结果。

这并不是夸张,因为如今深陷教育内卷下的家长,大伙即便是没亲身经历过,但至少也都有耳闻。

只要能让孩子有弯道超车的机会,就会拼了命地下本儿,见坑就跳。

而且更为魔幻的是,无论最终的培训效果如何,家长只要越花钱,就越会觉得“这波真不亏”。

所以说到底,这种病急乱投医的操作,本质上其实并不是为了让孩子能学到更多的知识,而是在缓解自己的焦虑。

有焦虑,就会有市场,而家长的焦虑有多大,市场的坑就能有多深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单纯地去说春霖职业培训学校的奇葩操作也不全面,因为它并不是在唱独角戏,而是校方和家长这两个群体的“荒诞共振”。

我给你焦虑,然后告诉你我这里有药。

这套百试不爽的营销逻辑,已经支撑了那些云里雾里的培训机构很多年。

虽然在监管规则下,很多此类机构都被取缔了,但只要家长的焦虑足够强,那么韭菜还是会长得足够高。

即便是春霖职业培训学校这回真“凉”了,在它的坟头草边上,还是会长出“夏霖”、“秋霖”和“冬霖”。

所以几个轮回下来你就会发现,万物皆可烟消云散,唯有韭菜永生。

趣谈教育新鲜事,大型表情包工厂。在这里,有故事、有观点,有逻辑、有深度。

主营产品:玻璃磨边机,米面机械,包装机械,传送带,传送配件,工业传动带